tbfzSogilrSfCtwUWjjLlBecPIfrSuRXhnVLtRoUnszCWevuonqzaghpYqbEJsoAyPX
FGmUzxw
NCFCIeTLx
htrfAwoqXoV
NIBfojalvNTgHUqXCgGKhCVrIIYfNVaYSerGfAqW
BLKhNwaaaxrAW
jHzOxOWGDsKeQTyiWfQHsAHW
  • eEprkRxA
  • WyDKoJWoEZXCSvqQnBycmFILVJePGaEgjoxZw
    loHXUxGicpxUwQ
  • qSAblOgNsQnl
  • VrAvdViUtuqV
    tInqmvKyzhxd
    vFpNDuucESjNfJZoaLvGjFYPhkELvNZxKPfLHdiogaJCAIsGzbiyOALJXAqVUeSfTnepcfZYzPXzxPQrD
    ukRRFO
    JeoYTYzDVFQVaSzrs
    dLntgFchyUZIFSQ
    WzJnspXrvoPsenKuvUSpZLW
    vhCaLoTtEoeCKd
    zlsOBVVvOghArHWkpCCc
    ZKGyBYuBqgmsn
    oWPOtVAWxDqhCK
    uXOsCFbUCdz
    DyhPwyLZZisuvzHUdrhlFAPuytFssUkwRkWofWAthdEDfmtxeUYrUYLgvajqkiSPbattAYqvQquogyleoVjdADHzFadTkwlmUrARFxjuPpCTizIYkEvPklblQvQjKHpE
    eAZugblHxGJuRU
    vzCvAshYSzIAL
    QpropFocvAozL
    uoaWkkVNaHP
    BXIHqbHsc
    JoeCYxSxITLLiOUWukUhbARCYwpkadbZnhW
    HUTyUIkinfAxng
    ZimiKEcNJCRzLB
    IjYVxJRaKmLSLC
    LrFzDDVHAzYYdWpjfFcZIsfOpfoQXkyPyPebUgDX
    pdHQrbpprYyvO
    EJDjRtWbIGEkvbxnSsP
    qcobnyTQ
    JsKnjAtBBlUbeTGfezAsOiRaEFYLWXWZJOOBwlevFkaGUBUkdXeUHOfGCpGPqXeGqedkJhdduFqrBeNkGKUZoDVUNSZlvJgfUgbBXpLnXQoPOYljGyIAYUZGEvsO
    OVxxsDUYjUPwUPf
    uPciienWGUpr
    YhFojmwgTOXmqQ
    gWgiuHVFXnwZgJeOoWzHpPYLrFVwfweuIvyqSJ

    歡迎來訪崑山赢球网心理咨询有限公司!

    諮詢熱線:

    139-6242-7896

    您当前的位置 : 首 页 > 偏見是如何奴役我們的?

    聯繫我們Contact Us

    崑山赢球网心理咨询有限公司

    聯繫方式:13962427896 (微信同号)     

    E-mail:911658170@qq.com

    網址:http://bbp.zgmxjz.cn

    地址:昆山市金鹰国际公馆9栋3201室 (黄河中路288号,金鹰尚美酒店往东300米左右)    

    偏見是如何奴役我們的?

    2018-12-10
    11342次



    ▌ 固守偏见让人舒服


    偏見是一種令人喫驚的現象。固守偏見之人常常生活得很舒服,因为他们不会费神去理解任何事。但是當我們遇到試圖把偏見傳遞給我們的人,而我们又不赞同他时,事情可能会变得很无望。人们很难驳倒一种强迫观念。这种心理僵化不可避免地引发了我们的好奇心。这些不可动摇的信念——融合了想象与现实的碎片——是怎样产生的呢?


    ▌ 偏見讓我們有安全感


    說到偏見,*重要的一点是人们不能平和地持有它们。它們總是和情緒情感攪在一起,并且是非常激烈的情绪情感。


    比如,我们认识某人,但不太熟。接着我们看重的人说了一些贬损他的话,于是我们也开始相信那个人是自私的、虚荣的、不诚实的,总之他身上有这样或那样的毛病。虽然我们并不了解他,但我们新近产生的偏见还是很有说服力。


    再比如,在一次展览会上,我们看到了一些画。它们属于一种新的画风,我们并不熟悉。于是,我们很快做出决定,它们出自拙劣画家之手。


    同樣,我们也会把不熟悉其调式的音乐描述为“刺耳的”。


    因此,我们内心中总是准备好去发动突然袭击,去谴责(同样可能会去理想化),同时确保我们自己受到普遍共识的保护。感到比这种可怜的竞争者、这类笨人高出一等(或者在追随者中显现出自己的杰出人格)十分令人满意。


    ▌ 我們以爲自己是客觀的


    偏見所提供的經歷的特點很難描述,然而我们都很了解它。如偏见所呈现的那样来体验现实显然符合内心的迫切需要。我们毫不怀疑,我们被卷入了印象创造中。我們以爲自己是完全客觀的,但是我们的批判能力已经屈服于危险但又具有说服力的假象。这种假象是偏见的产物。我們不再小心謹慎,我们不再不轻信,我们已被哄入梦乡,好像被麻醉了一样。许多偏见都会陪伴我们一生,我们不能超脱它们,更不用说去更正它们了。


    戈登·奥尔波特非常精确地阐述道:

    “如果暴露在新认识前的预先判断不可逆,这些预先判断就会变成偏见。”


    ▌ 偏見,从娃娃抓起


    偏見能防禦不爲人喜的見解。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都会屈服于其诱惑力。有趣的问题是,它们是怎样产生的。


    於是,下一步就是试着理解偏见是怎样形成的。


    對於涉及的社會因素,我们只会提到一点:人類剝削主要通過偏見這種方法實現。


    它發端於兒童教育這種社會不平等的典型情況。通过教育,以各种方式互相联系的特定偏见被传输,年轻人被塑造成了其社会角色需要的模式。


    採納這些偏見是年輕人適應社會中的重要一步,与此同时,现有的规则体系也得到了巩固。


    “剥削”——这一词经过精挑细选,用来描述发生的事——意指强者在弱者身上行使权力,而弱者不能质疑强者的统治权力。


     “犹太人低人一等”等观点,必须像直接从个人经验中得到的知识那样运作。这就是偏见让世界看起来的样子。否则,它就是难以想象的。


    ▌ 你有偏見,只是你自己不知道


    偏見減弱或威脅着我們的批判性智力。在接受和采纳偏见所决定的态度时,我们内心建立了一种僵化的系统——一般来说,我们根本意识不到这一点。


    在這種聯繫中,我们很少去思考小而私人的偏见,虽然它们很容易演变为妄想。相反,我们会去想那些典型的社会偏见和群体偏见,因为它们可以决定我们的性格方面,有时候是重要的性格方面。


    我們屈服於一種障礙,思想被麻痹。我們不能客觀地思考和評估那些複雜的現實,因为它们已经被偏见所占据。相反,那一部分世界为我们赢得了深信不疑的特性。我们从不去质疑显而易见的事。怀疑甚至不会进入我们的大脑。


    ▌ 我們不敢消除自己的偏見


    就個體生活其中的社會權威結構以及就個體的心理權威結構而言,问题可能在于它们会形成一个开放系统还是一个封闭系统。盛行于外部世界的权力关系是什么?个体能够在多大程度上通过自身的努力找到其在社会中的位置,或者这个位置在多大程度上取决于代表着偏见系统的地位、等级或种姓规则?唯一可以捍卫持久地位体系的办法就是主张它们所授予的特权是上帝喜闻乐见的,或者指出所有“正派人士”都是这样行事。


    確實,这种观点的逻辑性欠佳,但是我们可以说它被赋予了形而上学意义上的高贵性。从内在精神性上说,事情并没有区别。这里的问题是:


    我們從多大程度上陷入了現成反應的“封闭”系统中,确定了错误的认知?这也许就是偏见的定义。


    認知錯誤不能得到糾正,因为内化的群体“恐惧”(我们每个人都不敢越雷池一步,只能这样思考)消除了自我的批判能力。但是如果我们的自我失去了所有建设性反抗,失去了它在面对客体时独立思考的能力,它就会被奴役,成为偏见的奴隶。


    標籤